上一章 目录
阅读背景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[很小 较小 中等 较大 很大]
ABC小说网 > 锁龙人 > 第二十一章图纸
第二十一章图纸
更新时间:2020-09-11 20:34
http://www.abcsy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        【书接上文,上回书说到木青冥还是有一些担心,担心自己的弟子龙姑,看到人脸肉瘤身上说带着的施术者的残忍,心理上会受不了。但是弟子皎云却告诉木青冥,不必担心,说龙姑的心理非常强大。而宝石洞里的龙姑根据师叔妙雨的安排行动,趁着妙雨牵制并且压制了人脸肉瘤的宿主时,绕到宿主身后将其刺杀。引出来锁龙人得到人脸肉瘤,而宿主的生命力也被吸光,就连灵魂也因为人脸肉瘤的离开被拖拽撕裂。而南教场那边的】

        宝石洞下层,还被武器无尽的黑暗一直笼罩着;身处其中的妙雨,也还是没有急于解开结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结界之中,充斥着血腥的恶臭,令人闻之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人脸肉瘤已经到手,锁龙人也是该撤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妙雨和已经现身了的龙姑,却迟迟没有动身。都原地不动,默默地注视着倒在了血泊里的宿主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具浑身是伤的尸体,脸上落了几点触目惊心的血滴,点缀在长满了长毛的脸上。但这张脸颊,现在已经变得彻底的安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尸体身上,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,可以清晰的看到断裂的经脉,就从伤口处蹦出,渐渐地停下了跳动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人脸肉瘤被剥离,已经被撕裂扯碎的灵魂,化为了一点点已经不成形的灵体碎片,从拿着正在流血的伤口中,冉冉升起,直冲升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明亮的灵体碎片,在升起后越来越是黯淡,转瞬过后就与黑暗归于一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最后一片灵体碎片升空之后,那具尸体也停止了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已经无血可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缕缕有形无实,有如灵体一般的藤蔓,慢慢地从他身上的伤口上,一点点的挤了出来,然后见风就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整具尸体就被这些密密麻麻的藤蔓缠住。藤蔓缠住了尸体后,慢慢地扭动着,似乎是要把这具尸体,越缠越紧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湛蓝色的藤蔓,把尸体中最后一点灵体和生命力,吸食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姑看得诧异,一个闪身来到也心头一惊的妙雨身边,警惕的惊呼道:“师叔,这是什么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龙姑也察觉到,尸体中残留的邪气和妖气,也被那些藤蔓如长鲸吸水一般,转眼之间就吸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净花。”见多识广的妙雨,盯着尸体上的藤蔓,答到:“它们会出现在人间有罪恶和邪念的地方,消化吸收邪念和恶念,慢慢地净化了这些负面的能量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攥紧了双拳,使劲指捏五指之际,眼中又是怒火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锁龙人们先辈留下的植物古籍之中,有很大篇幅讲述了这种奇异的花。传闻此有形态无实体的奇花来自于阴阳交界之处,可以自由穿梭于这两界之间,吞噬进化着世间的一些负面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常人肉眼,不能见到它的存在;但锁龙人因为岣嵝神通修炼后,获得的眼力,却是能清楚看到这种奇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妙雨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过此物了。几百年前,她就曾经见过几次净花的出现,也见过这种奇花的堕落,是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现在妙雨不但能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什么植物,也知道即将又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净花,你要真的有心,为什么不在这个无辜之人没死之前,吞噬了他身上的邪恶。”与此同时,汹涌泪水直流的龙姑,对着那些团团裹住尸体的奇妙藤蔓大声喊道:“你为什么要他一直痛苦到死亡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喊声之中也有着愤怒,不解,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姑听得到宿主之前的任何心声,她比任何人,都了解那个宿主被人脸肉瘤折磨的痛苦。以及是如何坚强的,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,不被人脸肉瘤操控着下山去草菅人命,大开杀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姑见到了一个坚强的灵魂,也看到了一个被迫悲惨一生的平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龙姑更是悲愤。

        难忍悲愤之下,她踏前一步,想要进一步质问那种奇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悲愤之下的龙姑,天真的认为净花如果快一步出现,或许那个宿主早已就结束了之前的痛苦和悲惨,恢复如常,再去过平凡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姑这么一想,对那净花也起了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龙姑哪里知道,这净花虽然是能净化负面能量的,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它只会出现在邪恶等负面能量不小的地方,不断的吞噬邪恶,最后自己也堕落成为邪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里是锁龙人的结界里,居然也能开出净花来,这是龙姑没有想到的地方,忽略了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妙雨注意到了这点,所以妙雨才会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妙雨料定,是有人在宿主里埋下了净花的种子。一旦有人图谋宿主图谋不轨,或是如同妙雨他们今晚一样,取得人脸肉瘤。

        宿主一死,体内邪气失控,四溢游走,就会激活了沉睡多年的净花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净花吞噬了宿主尸体中残留的负面能量之后,就会继而堕落,变得嗜血嗜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稍有不慎,妙雨他们可真的是就要葬身在这个黑暗的洞穴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妙雨他们并未提前翻动尸体,而且之前妙雨几缕真炁,化解了一部分宿主体内的邪气,使得净花的生长速度因此变慢;这还真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宿主体内植入净花的人,绝对就是植入了人脸肉瘤的长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姑她还没有走出第二步,就被妙雨抬手拦住:“净花在进食,你最好别靠近它,否则它会不由分说,把你也当成食物的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食?”还在流泪的龙姑,看了看妙雨,却慢慢止住了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之中,她也看到了妙雨已经恢复如初的脸上,平静得没有一丝丝其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龙姑也察觉到了四周空气里,尸气正在快速锐减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腥味也从之前的浓郁,开始慢慢的淡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转头一看,只见得不远处的净花藤蔓下,血泊已经已经不见了。净花的藤蔓还在蠕动,但每一株似乎都长粗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湛蓝清澈的颜色,已经转变成了乌黑。枝叶之间,一朵朵黑色的花骨朵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舒展开了花瓣,一点一点的盛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净花不封印它,它就不会自动消失的。可一旦吸收了大量的负面能量,来不及消化,它也会变得堕落,嗜血。”一番解说后,妙雨双手横在了胸前,捏出一个手诀,对龙姑说到:“站到我身后去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才落了地,她的袖中就相继有十几张符纸,旋转着飞了出来,带起一阵阵清风之余,直奔净花而去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夜幕降临之后的南教场上,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人来人往,已经不见。剩下的只有夜风来来回回,吹拂过空荡荡南教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静下来的南教场上,今晚没有再上演夜黑风高,劫夺财物的戏,反而安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所有盘踞于此的飞贼,今夜都没有去外面转悠。

        朦胧的月光,倾泻在了空空荡荡的教场上,显得有些孤单寂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负责放哨的飞贼们,也是缩进了阴影之中,并不会露头出来,也不会显现身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夜风,吹来刮去,扬起了教场上的尘埃沙粒,卷着它们撞向了不远处,屹立在月光下的高大城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教场南面边缘出,有一个只是用篱笆围起院墙的小院里,东屋之中,已经点起了炉火。炉子上的烟囱,徐徐升起了一缕缕火烟。

        炉子边上,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飞贼,赤膊袒胸,奋力的拉着风箱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哧呼哧的风箱声响,回荡在这个被炉火烘烤得炎热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拉风箱的小飞贼,浑身上下汗珠淋漓。时不时的手拿挂在脖子上的毛巾,擦一擦在他脸颊上,缓慢留下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屋中还有其他的几个飞贼,正在把从城中各处偷盗而来的黄铜,都放进了用泥土塑造而成的锻炉里去融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黄铜,有的是城中人家窗上取代了金子的贴花,有的是大户人家大门上的门钉和门环,有的是一些佛像和观音一类的神像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些,竟然是顶针一类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滇中地区虽然产出铜矿,但飞贼们并不会冶炼,也术业有专攻,不知道如何开采铜矿。自然也只能以此来融化一些已经成了物件的铜,来得到铜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们要这些铜水,就是要用在帮锁龙人们偷梁换柱的计划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柿子,别拉风箱了,你去看看黄彦的图纸弄好了没有?”不一会儿后,屋中一个身形修长,十指也比常人略长一些的男子,一边整理着一些用于雕刻和制作模具的工具,一边对拉风箱的小飞贼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些飞贼确实比城中省府官员办事效率还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不过一日光景,他们就齐心协力,分工合作,已经把木青冥他们交代的事情,办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是如何偷梁换柱,以假乱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顺利的话,三五日后锁龙人们需要的货就能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被唤作小柿子的小飞贼停下了手,应了一声站起身来,同时拿毛巾把身上的热汗都擦干净,抓起手边柱子上挂着的无袖褂子披上后,就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门后,转了个弯,朝着不远处一间亮着灯火小平房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平房门口四周,已经是蒿草丛生,夜风下蒿草正在不停摇摆;而黄彦就自己住在这间平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来到了房门前站定,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,同时自报家门,道:“黄爷,是我,小柿子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方才落地,门后就传来了黄彦的声音:“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风从小柿子身后吹过,小柿子抬手推开了屋门,进屋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屋中被隔层了两间,最大的一间就在门后。灯火下,这本来比较宽敞屋子里,但却堆满了各种木工的工具,书架和书桌等等东西,而显得拥挤狭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杂乱的诸般物品之间,正中处就是一张大方桌。此时此刻,黄彦在桌上摆上了笔墨纸砚,铺开了一张径直一尺有余的白纸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张白纸上,已经被黄彦手中长笔,勾勒出了无数流利的线条。而这些或直或曲,或弯或弧的线条,连在了一起,构成四角云纹为饰,中央八叶莲花,跌坐八如来,正中大日如来独坐的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与那官渡当地的古塔基座下,那十字券洞窟窿顶部上装饰,外形样貌都是一模一样,一点也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飞贼黄彦的过人之处,什么建筑和建筑物的装饰,只要他能近距离的多看几眼,不但能目测出几乎丝毫不差的尺寸和规格来,还能把模样映在脑海里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段时间内,他能仅凭记忆,就把这些东西都画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画得和真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过人之处,让他在这一伙飞贼之中,很快就得到了重用。毕竟这一伙飞贼所擅长的偷天换日,移花接木,少不了要黄彦先把目标物品画下来,然后他们才依图造假,再以假乱真,来个狸猫换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黄彦这一手绝活儿,每一次都能让小柿子看得兴致盎然,兴奋不已,很想和黄彦学一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求了黄彦不止一次,对方都一直也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再见到那张四四方方的白纸上,精美的构图,如此栩栩如生,大有呼之欲出之感,小柿子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图上的大日如来,仿佛是活了一样。就算大日如来像只是静坐在纸上,也有着宝相**,神色也是**肃穆,令人一看之下就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黄彦也已经在图案边上,标注了诸多小字,尽数是这个图案的每一个地方的尺寸和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标注得事无巨细;那小柿子扫了一眼,看到了如来像身上的各处长短等等,都写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八叶莲花的间隙多少,也都标注了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细致,难怪这伙飞贼们能做出足以以假乱真的假货来,去替换了真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师父让你拿来图纸吧?”放下了长笔的黄彦,抬眼看向了小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倒是平静又平淡,没有一丝一毫询问的意思;可见黄彦他已经知道了小柿子来此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点了点头,嘴里嗯了一声,又把好奇又兴奋的目光,移到了身前桌子上的图纸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去吧,告诉你师父,这只是正面的图案。”说着这话,黄彦端起了手边的茶杯,用杯盖把茶末刮到了一旁,喝了一口:“背面的,得等到明晚,大哥亲自去去了那铜板下来,我看看过铜板后的样子,之后才能给你们画出来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据锁龙人所说,货物就在那铜板之后。但是,飞贼们打算来个顺手牵羊,把那掩盖出藏宝洞的饰物也给一起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现在黄彦面前桌上的那张图纸,纸上图案和标注的墨迹已干,可应了一声的小柿子拿起了图纸,还是不敢折也不敢卷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图纸只此一份,并无第二。要是稍有不慎给毁了,黄彦又得再画一个晚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心翼翼的小柿子,道别了黄彦之后,也是小心翼翼的出门。双手抬着没有卷起也没有折叠,就这样抬在手上,展开的图纸,也不敢大意,尽量走避开夜风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怕那夜风,把他手中图纸给吹开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都是小心小心再小心,谨慎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屋子之间,原本距离不过百步而已,小柿子却是走了半晌,才慢悠悠的回到了暖气横流,架着火炉而炎热的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又小心翼翼的把手中图纸,铺到了屋中远离火炉的地方,那张收拾开了的方桌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的师父,这屋中那个身形修长的飞贼端着一把手壶凑了过来,只是瞥了一眼桌上的图纸,就不由得啧啧称奇道:“黄彦这一手鲁班功,愈发精进了啊。如此复杂的图案,也能画得如此细致的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完之后,这个飞贼把手中手壶,递给了一旁摆好镇纸,压好了图纸边角的小柿子,微微俯身下去,认认真真,仔仔细细的看起了图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有眼力劲儿的小柿子赶忙把手壶放到了一旁,取来了油灯,一手持灯,一手笼在了灯火边,随着师父那个老飞贼的目光移动,而缓缓移动着手中油灯,为师父照亮,也好让自己的师父,把图纸看得更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图纸来看,这是个明末制造的大佛。”老飞贼的双眼,围着图纸上大日如来像细看许久,对小柿子悠悠说到:“明中期到明末后,滇中大多数地区的大佛和中原一样,雄浑古朴,气魄宏大,一望而令人产生敬畏之心。但只要不直视其双目,又使人觉得可亲可敬。但是,又稍带密宗形象,只怕是因为滇中与藏地,自古通商,由来已久的缘故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算是给小柿子,传了些艺,讲了些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贼做到他们这个地步,各有精通,也是了不得的。要不是都走到了歪路上,这伙飞贼必定是能在某行某业之中名声大噪,飞黄腾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认真的听着,正已入神,他师父忽然直起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小柿子赶忙把黄彦交代的话,复述了一遍:“师父,黄爷说了,这只是正面的图纸。至于背面的,得等待明日夜里,他随着大老爷去取了雇主所需之物时,才能给我们再画出来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没有按黄彦的原话,一字不落的说明,但也把原因给陈诉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的师父点了点头,对一旁的手下们说到:“兄弟们,今夜不断金了,都过来,把这个东西的正面模子,都按照图纸做出来,要做的分毫不差。正中处的如来像,我自己亲自来雕刻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说完话,其他的屋中飞贼,就都停下了手里活儿,没有任何异议,围了过来,细看起了桌子上细致的图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飞贼退到了一边,端起了自己的手壶,又吸了一口壶中温茶,砸了咂嘴,对身边的小柿子说到:“你来按图纸做佛眼,口,鼻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柿子一愣后,欣喜的问到:“真的?师父你不要我打下手了吗?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这是自己的师父对自己近来技艺进步的肯定,心中欣喜一下子又高涨了起来,顿时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飞贼瞥了一眼小柿子,丢下一句:“不愿意就算了。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就放下了手壶,再次回到了桌边,细看起桌上的图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长生道的监视者就在屋顶之上,已经把他们的一言一行,都看了听出,听了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贼们的计划能否顺利完成?欲知后事如何?且听下回分解。

http://www.abcsy.com/{{BookID}}/{{BookDetail.ChapterID}}.html
请记住本书首发站点:ABC小说网